果聊樱桃图标的app

路边的商店里,孩子们买了杯奶茶坐在店里刷手机,正看短视频看得不亦乐乎。

突然间,路边的动静吓了他们一跳。

“那是什么!”

“汽车人!”

男孩们瞪大眼睛,嘴巴不可思议地张成圆“o”状。

哪个男孩没有过汽车人的梦想呢?

或许有些男孩真的没有,但是大部分小男孩,估计都有过类似的想法。

看见汽车人在路边半路变身抓人,他们又为路边的父女俩揪一把心。

而后赶到金色毛球救人,又让男孩们大呼牛逼。

没有别的词汇能形容他们内心的激动,梦幻联动

超级机器人与怪兽之间的打斗?

圆滚滚的金毛球在众人眼中,变成数米高的大狗狗,和汽车机器人战斗在一块。

蓝眼美女的温柔

你一巴掌,我一巴掌。

那金属般机械手掌落在肉身上,看着都觉得痛。

男孩们看得入迷,但是店员们却看惊了。

“快进来,不要站在窗边!”店员们赶紧拉住那些看戏的男孩子。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被求的父女俩,立马遁了,不敢接近。

它们的每一巴掌落下,都如同闷雷响起,炸响数条街。

“这是什么怪物!”

汽车人敖振海内心骇然,这个怪物,居然连拍几巴掌,一点皮肉伤都打不出来。

而对方打过来的巴掌,让机械金属掌震荡,出现一层裂痕。

每接对方一巴掌,身的机械部位关节都会震响,摇摇欲坠,好像要散架了。

偏偏敖振海还感觉对方留手了,没有力以赴。

“汪汪!”汤圆叫了两声,又是一巴掌拍对方的头上,将汽车人打压到地面。

轰隆一声,地板裂开了,原地打出一个汽车人的凹坑。

敖振海真的懵了,这家伙的力气真的是大到不讲道理,说打趴就打趴。

他想从结实的凹坑里爬起来,大狗却一屁股坐了下来,起来就是一巴掌,起来又是一巴掌,硬生生地用硬实力将他干趴下来,没有一丝丝反手的空间。

敖振海内心焦急,调查局派来的追兵也太硬了。

完起不来。

殊不知,汤圆留手了。

如果力输出,以敖振海这小身板,还真的禁不止百级精英怪物的一掌。

一拍就碎,不是说笑的,只是他并没有感受到,还以为对方是纯靠蛮力和防御力镇压它。

滴嘟滴嘟。

警车和兵车很快就开到了真民路附近,团团包围街道,墙住路口,驱散街道里的民众。

汤圆作为克蒙的首席大宠物,被一群特警尴尬的围观。

他们的作用不大,也就封锁现场,驱散民众。

镇压汽车人的工作,还是得由力大无穷,又不怕挨打的汤圆来做。

十分钟后,克蒙和罗队长也坐车赶到了现场。

除了他们,还有调查局的其他调查团也赶到现场,纷纷围观这辆汽车人。

“汽车人啊,好稀奇。”

“局里好像没有拥有智慧的汽车吧?”

“估计是正常特殊事件。”

汽车人敖振海听见众人的议论,知道自己完蛋了。

在汤圆的压制下,他身上的汽车机械逐渐缩小,由金属材质慢慢地转化成生物材质。

人的皮肤,人的腿,人的头,人的头发。

赶到现场的狄平有点意外:“居然不是秃头。”

在狄平看来,他都已经变成汽车人了,为什么变回来的时候,还会长头发,这不科学。

“那个谁,给他件衣服。”狄平环顾一圈,点了一位正值实习期的f级人员。

最低级的f级人员哪敢违抗命令,直接将身上的大衣递过去。

汤圆稍稍地放开狗掌,大衣当即盖在汽车人敖振海身上。

敖振海愣了一下,没想到双方已经这样了,调查局还留给体面的机会。

他赶紧穿上大衣,遮住身体。

顺便的,敖振海用期待的眼神看向克蒙:“你看我,我还有机会吗?”

“这种事情,局里自有判断。”克蒙避口不谈。

对方的下场不用想,肯定不是好下场。

“那就是没机会了,我懂的。”敖振海苦笑着,突然咬住自己的舌头,想效仿古代人咬舌自尽的方法。

但是这种办法并不是人人都能成功,怕疼的人在咬下去那一瞬间,身体就会下意识地做出保护反应,松开牙齿。

敖振海也是下嘴一瞬间,剧痛让他下意识松开了牙齿。

汤圆感官敏锐,当即用狗毛拉住对方的嘴唇、牙齿、舌头,控制住他的嘴巴,不让他有咬舌的机会。

“5555!”敖振海口齿不清。

敖振海最终被押回局里做审讯工作。

这是国内首次发现汽车人,局里的人相当重视,派出了狄平这员审讯大将,用自由的舞蹈攻破对方的心防。

汽车人起初非常不乐意,也不配合,内心抗拒。

但事实证明,哪怕是汽车人,它的内心也是向往自由的。

而敖振海出逃的理由也是为了自由,像这么向往自由的人,见识到自由之舞后,瞬间被同化了。

“为什么,舞蹈可以这么自由。”

“如果让我重新来过就好了。”

汽车人在被审讯时,发出灵魂叹息。

敖振海,一个月前突然拥有了变成汽车人的本身。

变身之前,他乘坐自家的suv汽车在私人海滩度假,海上冲浪,游泳。

不过晚上睡觉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选择在海边的私人别墅里睡觉,而是在汽车里的后椅里睡觉。

一觉醒来。

他发现他成为了自家的suv汽车,可以操作汽车自己起步,还能操作汽车的电台频道、电控功能之类的。

总之,变成汽车人后,一切的事物都变得非常新奇。

但是紧接着的麻烦是家事,家里人在找失踪的儿子,而私人别墅的车库有监控,他们看见了儿子上了汽车后,变回人类,又变汽车的一幕。

事后,敖振海和父母相遇,场面就变得十分微妙起来。

那种说不清的隔阂感,立在父母与亲子之间。

这个家庭,以前就积累了一些可大可小的矛盾。

这次一轮爆发,他热血上涌,就把双亲困在了汽车里。

不过事后,他也感到很后悔。

听完审讯后,克蒙默然,不做评价。

当晚,克蒙准备回家。

在停车场里,刚启动车子,汽车就自动地跑了起来。

另一辆与他相近的汽车也跑了过来,两辆撞在了一块,车头迸发一瞬的光,融化,迅速凝固。

克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