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app有容乃大 苹果 安卓

人们也因为这些进入升仙模式的数百万临时接纳的蓬莱成员的术法笼罩,而没有真的死在高温之下。

但,整个科技电力运行体系,以及各种基础设施的破坏毁坏,却是没办法自动恢复的。

哪怕即刻调动全部的力量去维修。

全球……全人类,注定要因此而进入一段长达数个月甚至更久的无电时期之中。

…………

而与之同时,

修罗道之中,秦歌的心底突然的出现了一丝丝的悸动。

他缓缓的抬起头来。

在这一次的修罗道的轮回之中,他已经抵达了第四境巅峰的实力,或者说,他的转世体的这具身体已经抵达了第四境的程度,也就是说,这具转世体,已经足以支撑他自身绝大部分的力量的爆发了。

但却依然不够!

因为……修罗道之中,有三位第五境绝巅的存在,哪怕只是刚刚掌握了两道率的那种初入第五境绝巅的存在……那也绝对不是秦歌此刻想要杀戮便能杀戮的。

必须要想办法去抵达第五境巅峰的程度,让这具转世体的身体能完全承受得了他自身的全部实力,而后再通过召唤未来五百年后的自己,才能完成对修罗道的屠杀,完成对缘力的大量掠夺!

天使与魔鬼优雅气质

努力的修炼之中,秦歌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因为……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不善者已至!

“既然来了,便请进吧!”

洞府之外,一个略显爽朗的声音响彻起来:“呵呵,杀星!不过短短三十七年,便臻至阿修罗之境,距离大修罗也不过咫尺之间……你太着急了!”

“你这般着急的提升实力,害得我等也是坐立不安啊!本来还想着……无论如何,你但凡总是一条性命,你但凡总是一个人族,便想着予你五百年人生,可你,缘何如此着急啊!”

那声音,更是带着一种秦歌难以明白的悲悯在其中,但秦歌也大致明白了些什么。

六道轮回之中,一个轮回之道比一个轮回之道你的水准要更高上许多许多。

就比如,第一个人间道的轮回道之中,居然压根就不存在修炼者的可能,没有丝毫进化体系的存在,甚至天地之间都没有任何可吸收的能量存在,而第二个饿鬼道,则稍稍有了能量的存在,有了修炼者的一些些踪迹,但却只是发展出了低武水准的所谓冥术而已。

而到了畜生道,则已经有了那高居天外,类似神灵的存在了? 只不过那些神灵似乎知道的东西不是很多? 也并不是想象中的强悍。

到了第四个轮回之道的地狱道的时候? 高居天外的存在更多了? 世间之人几乎都开始追求修炼为主? 真正的修炼者甚至代表着绝对的地位? 朝着玄幻的层级发展而去。

而如今的第五个轮回之道的修罗道所在? 那些真正的修罗道的至强? 已经出现了第五境巅峰的存在不说,他们所知道的世界真相? 似乎更多一些。

而且? 单单从所谓杀星这一点来看……似乎每一个轮回之道之中,都有着流转的杀星预言? 这个预言? 在秦歌看来,大概率是自然预言,但也有小概率是霜怀子主动给这些生灵设置的预言。

而在应对预言方面,轮回之道之间的差距也是超乎想象的高+人间道几乎没有任何对应的存在去知晓这个杀星的预言? 后面的饿鬼道则懵懵懂懂的知道一直半点,而后是畜生道的明悟? 地狱道的恐惧,然后就是如今的修罗道。

修罗道的那些至强存在,似乎对于所谓的杀星降临并没有多大的恐惧,反而,他们是对“杀星”带着一丝怜悯的。

或许在修罗道的至强者看来,杀星也是迫不得已才成了杀星,所以,哪怕他们一早就锁定了秦歌的这个转世体是杀星,也并没有出手,而是选择给秦歌这个转世体五百年的人生去享受……但,秦歌太着急的修炼,太快的修炼速度,终究让这些家伙等不下去了。

毕竟,修罗道的存在,固然有对垒所谓杀星的底气和自信,可说到底,恐怕也不具备绝对的胜负决定手,所以,他们在怜悯的同时,给了一个底线。

这个底线,大概就是刺客的阿修罗之境,或者说,是第四境!

只要杀星抵达了阿修罗之境,也就是秦歌的转世体在这修罗道轮回之中抵达了第四境,那阿修罗轮回世界的至高存在,就会出手及时止损。

可……

这推测似乎也是毫无道理的。

因为,如果要及时止损的话,何须只派遣一个刚刚进入大修罗之境,也就是刚刚成为第五境不久的人来,而不是多派遣几千几万的第五境来,或者直接那三个第五境绝巅直接对秦歌出手呢?

秦歌便是在这里有着些许的疑惑存在。

他微微抬头,看着洞府门口一步步走进来的一个显得同样年轻的人族。

这人族身上第五境的气势超乎想象的强悍,但也终归只是第五境。

秦歌这才开口问道:“既然,你们都已经知道了,为何……在最后止损的时候,才只来了你一个?”

闻言,对方微微苦涩的笑了起来。

他双手一摊,表示很无奈的模样,而后开口道:“你以为他们不想吗?他们是不能!”

“杀星降临……这是一种被翻译后的解释,也就是真正的预言在被翻译出来后才成了杀星……如果,如果不是经过了这翻译加工的话,真正的预言原意……大概是说人皇降世,需要万众血祭,住人皇一臂之力……”

“但凭什么?!”

秦歌也陡然顿住。

人皇降世?

需要万众血祭来助人皇一臂之力?

这话音落下的时候,秦歌整个的愣怔在了原地。

人皇……他不就是人类当代人皇吗?

以人皇印玺为凭证,以人皇剑气为杀伐,是真真正正的人皇,当代人皇。

而血祭万众,助人皇一臂之力……事实似乎也正是如此啊!

秦歌便就是在通过在这六道轮回世界之中的杀戮,去掠夺缘力,而后抵抗如今的诡异局面之下的缘力消散,并进一步寻找能够回到原来世界而原来身躯的办法。

这……

六道轮回世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还有,如此一来,就可以完全确定,这预言,绝对跟霜怀子没有丝毫关系,但也不太可能是六道轮回之**同诞生的东西。

而是……

秦歌眼中闪过一抹忌惮。

即便他已经囚禁了天道,可……似乎还是有一条命运之线存在于他的身上,还是被不知道哪个存在窥探到了他此时的境遇,而这个窥探到他此时境遇的存在,则早早的将预言投入了这六道轮回之中……

就在秦歌震撼莫名的时候,

来者轻声开口道:“于是,我等不服!哪怕你真的是人皇,我等也不愿意为助你一臂之力,而献出生命来为你血祭!”

“因此,三大至高,与这天地对赌,选出了我这个应劫之人,来跟你一战!”

“我若胜,天地不得妄言,而你当即被驱逐此界,再也不得进入,若我败,则你可以如预言之中描述的那样,第二次进入这方天地世界,来拿走你要拿走的东西……”

话音落下,这人的身上,一种绝望的战意浮现出来。

“站吧!杀星!”

秦歌缓缓的站了起来,也终止了对那匪夷所思的预言的思索:“如你所愿!战!”

浩浩荡荡生物能量冲天而起。

在这一刻,

这座洞府所在当方圆万里空间,都仿佛骤然间空气凝固了下来。

方圆万里之内,一应生物选择了飞速的逃遁。

他们都能清楚的感知到这是何种级别的战争前兆,尤其是在那之前,他们就已经有不少人受到了来自大修罗境天的命令,知道了这里会爆发一场阿修罗之境和大修罗之境之间的超级战斗,让他们要迅速离开方圆十万里内!

甚至于,方圆百万里内,都不能呆得太久。

无数的生灵迅速的逃遁着。

而同时,在生物能量气势完全爆发开来的刹那,秦歌和他对面那人也都是感应到了方圆十万里内的那些生灵的存在。

秦歌停下了气势的继续暴涨。

而对面那大修罗之境的人,微微错愕之余,也是开口道:“你不似杀星,至少,若真是杀星,或许不会为了这些蝼蚁一样的生灵而选择停战!”

秦歌微微顿住,淡然开口道:“因为……我是人皇!因为,杀了你,获得的缘力,就足够我进入天人道了!”

“天人道?”

…………

而与之同时,

在大修罗境天之中,

三位至高的第五境绝巅的存在,和一众第五境到第五境巅峰的人族,全都在仔细的观察着下方的动静,或者说,确切一点的说,他们都在仔仔细细的注视着秦歌转世体的那方山洞洞府之中的一切。

“他……他居然真的说他是人皇!”

“人皇是什么?人皇可是天下人族共王啊!这两个字,就牵扯着莫大的气运变故,可他说出口的时候,这气运变故却居然丝毫都没有出现……”

“难道,这是那些而莫名气运出问题了?”

就在有人提出这个疑惑的时候,在这些第五境到第五境巅峰之中,一个第五境的阿修罗道人族陡然满是豪情的开口道:“我龙大可乐就是当代人皇!”

就在这自称龙大可乐的阿修罗人族开口嘶吼出他是人皇的那一瞬间,天地之间,莫名其余陡然波动起来。

骇然莫名的东西陡然间朝着这位龙大可乐侵袭而去。

三位至高抬眼,正要帮忙抵挡一下,却是骇然的发现,根本就抵达不了!

根本就来不及抵挡!

“啊!!!啊!!!”

惨叫声陡然响彻起来,所有汇聚在此地的人族,全都朝着那龙大可乐看过去,之间那龙达可乐就是这么嘶吼起来。

看不见具体的什么攻击手段,但就是感受到有着什么东西,在从这龙大可乐的体内被抽离出去。

而后,短短一个呼吸后,龙大可乐的嘶吼声惨叫声全都消失了。

龙大可乐的身躯则陡然间失去了所有的生机,而后……风气,灰飞烟灭!

这是!

这是那莫名气运对龙大可乐对人皇二字的侮辱导致来的灾祸和惩罚。

可……那杀星说出他是人皇的时候,这莫名气运却是一动不动!

这……

这代表什么!

这代表,这杀星,极有可能真的是人皇!

但是,人皇为什么要杀戮人族,为什么要以人族的血液血祭呢?

这也是这些阿修罗世界的人族不理解的事情。

当即,

三位至高的第五境绝巅也相互对视起来,其中一个开口道:“我能感觉到……他的心澄澈无比,不似杀戮者!”

“少废话,三十七年前你就是这么说的,也没人不相信你,现在还重新提这个,有意思吗?”

最先开始说话的那位至高顿住,沉默了下去。

而第三个至高则开口道:“不管如何,这是跟天地的对赌,就让天艾莫去跟这位……一战吧!”

“我等就看着就是,若是天艾莫败了,我等再去看看,能不能与之交谈一些,能不能获得一些更多的信息!”

“和该如此!”

“自当如此!”

“本该如此!”

…………

山洞,洞府之中,

秦歌感受着方圆十万里内的静默,他淡淡的开口道:“战吧!”

对面之人突然疑惑至极,悲怆至极的问道:“为什么?”

秦歌满脸问号:“什么为什么?难道不是你来找我一战的吗?”

“为什么!为什么你说你是人皇,却不会引起这天地气运的反噬?是因为你真的就是人皇吗?”

天艾莫的情绪越发的激动起来:“可既然你真的是人皇,为什么……为什么却要以人类的鲜血来为你血祭?作为人皇,不是更应当走在所有人族的前方,为所有人族谋取未来的幸福安稳的吗?”

话音到此,天艾莫死死的瞪着秦歌,仿佛要追寻一个终极答案!

“为什么?!”

秦歌神色如常,哪怕他得心底却是出现了不少的波动。

但……堂堂人皇秦歌的意志,岂能是简简单单就被这三言两句给扭转的?

你当你是那妮拓有着别天嘴吗?

xiazaitxt